校歌

發布者:李震發布時間:2017-05-31浏覽次數:16961

東南大學校歌.mp3


東南大學校歌釋義

这是一首以《临江仙》词调写成的歌词。《临江仙》属双调,间于中调与小令间。柳永《乐章集》入 “仙吕调”。“仙吕调”是“黄钟宫”的六调之一,“黄钟大吕”属高亢激越的声调,故极长于抒情。《临江仙》别体很多(共13种),此用第六体(依万树《词律》)。开头用两个六字句,上下片结尾用两个五字句,字数相同,平仄相反,易于形成对仗。全词仅58字,也方便记诵。

词用一组工整的对仗句开头:“东揽锺山紫气,北拥扬子银涛”,首先写出东大的地理位置。东大地处南京,又位于锺山之西南。锺山,一名蒋山,乃南京第一名胜。山高高耸立于城东北,距东南大不过两三华里,从学校望去,不仅山似乎近在咫尺,甚至草木也依稀可辩。东晋时,因山有紫色石而被南迁的达官贵人改名“紫金山”。其实,真紫金山在山西境内,东晋南渡士人只是借此慰藉自己的思乡之情。这里的“紫气” 不是用老子“紫气东来”之典,而是切“紫金山”之名。庾信《哀江南赋》中便有“昔之虎踞龙盘,加以黄旗紫气”之句。由于山近,仿佛可将山中之山岚紫气“揽 ”之入怀。后一句切东大位于扬子江畔。“北拥”二字又明言学校主要部分在江南却又横跨**两岸,“江南”是令天下人魂牵梦绕之地,谢脁《入朝曲》云:“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况且又得锺山之拱卫,依山傍水:山是名扬天下之山,水是全国最大之水,得山水之滋养,诞生这样一所全国名校具有了地域上的优势。

这里很注意炼字炼句,而着力于两个动词“揽”和“拥”。前者有举手可及之义,明言锺山与该校相邻关系;而一“拥”字,似乎将万里**“拥”入怀中,既有《岳阳楼记》中“涵远山,吞**,浩浩荡荡”的磅礴气势,又暗指东大脚跨**两岸,两岸四地,而**居其中,似乎“拥”**入校中,自然气势夺人。“拥” ,此处读平声。

這兩句又運用了工整的對仗句,“東”與“北”同屬方位詞,“攬”和“擁”均屬動詞,而主語均爲省略了的“東南大學”。“锺山”與“揚子”是地名對(山水對)。“紫氣”與“銀濤”也對得很工,“紫”、“銀”均是色彩。南朝詩人謝脁寫**曾有“余霞散成绮,澄江靜如練”之句,以白“練”比喻**的靜態,“銀濤”與“白練”異中有同,擁“銀濤”入懷,頗有詩意。這兩句不僅寫出東大地理位置的優勢,也寫出其依山傍水之美,給人以美的感受。且“攬”、“擁”氣魄宏大,透出東大不凡的“大氣”。

“六朝松下听箫韶”(此处“听”读ting去声)一句,仿佛电影中由大的广角镜头转为小的特写镜头,从广阔的大江、高峻的大山,转为写一棵老松树。迅速把焦距对准东南大学本身。“六朝松”是东大西北角的一棵古树,相传原来长于六朝宫中。此句由写东大的地理位置转而写其历史,其转折点竟是这棵并不起眼的老松树,它没有栖霞山、庐山的六朝松高大挺拔,却给人以岁月沧桑之感。“六朝”是指历史上东吴、东晋、宋、齐、梁、陈,这几个朝代累计也有三百多年,从陈灭亡至今也已一千四百余年,人活不过百年,而这棵松树竟活了千年以上,树的古老道出这块土地的古老、历史的沧桑。于此古树下所听之“箫韶”,又是舜时的古乐,这是更古老的文化。《书经q益稷》曰:“箫韶九成,凤凰来仪。”“箫韶”,也就是“韶”乐。《论语》中有“(孔)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六朝松是古老的物质遗产,而“箫韶”则是古老的文化遗产,这是将二者有机结合,说明对古老的传统文化与人文精神的传承。“箫韶”二字乃叠韵字,并不十分通俗。但加一“听”字,则不难理解,显然是可听之物,系音乐之类,与“ 箫韶”的本义便非常接近。“听箫韶”显得典雅、华贵,使东大这块古老的土地也有了一种神圣之感。“六朝松下听箫韶”,显然以中华文明的传承者自居,东大是 “名校”、“老校”,至此已尽在不言之中。

“齐梁遗韵在,太学令名标”二句,是历史的回顾。是由“六朝松下听箫韶”引发的思古之幽情。就在东大这块古老的土地上,一千八百年来,有多少可歌可泣的历史往事,有多少辉煌的、足以使我辈引以为荣的往事。从东吴永安元年(258年)设“五经博士” 和刘宋时雷次宗在鸡笼山下的这块土地上办学,讲经学、玄学、史学、文学开始,中国便有了多科性的高等教育,而东南大学便是其发源地之一。

“齊梁”只是六朝中的兩朝,卻是南朝文化高度發展的時期,中國最早的格律詩“永明體”詩就産生于此時,中國最早的文人詞梁武帝、沈約等的多首《江南弄》也産生于此時,《昭明文選》也于此時此地編成。祖沖之任職之華林學府,校試指南車之樂遊苑也在今東大校園中,而梁鍾嵘《詩品》、劉勰的《文心雕龍》等也都産生于齊梁時期,故在中國文化史上常以“齊梁”代六朝。“遺韻”,流風遺韻的縮語,六朝已過去千年,但六朝的文彩風流世代流傳,而東大這塊神奇的土地正是這六朝文化的源頭。

明代定都南京,洪武十四年(1381年)在東大這塊土地上設國子監,後又改名“南雍”,這是當時的太學。加以東吳、劉宋時在此辦學,均可稱“太學”。“令名”,美名。“名標”,“名標青史”的縮語。明成祖曾于此編成《永樂大典》,成書後藏于南京文淵閣(東大北圍牆外和平公園一帶)。清代這裏是江甯府學,孫洙在這裏任府學教授時編成了《唐詩三百首》。這兩句道出了東大這塊土地上曾對中國曆史,尤其是對中華文化作出的貢獻。雖然這兩句較之東大厚重的曆史文化積澱而言太簡略了,但有此二句,已比全國的其他任何院校顯得曆史更悠久更深厚,而使東大人産生一種曆史自豪感。

“齊梁遺韻在,太學令名標”二句,又構成對仗。詞的對仗沒有律詩嚴格,這裏用寬對,整煉之中又有幾分松動,反而顯得不板滯。此處沒有爲對仗而追求生硬的字面,而是信口道來,流暢而自然。仿佛千年的曆史長河在靜靜流淌,在柔和的月光下,只是泛起粼粼的水波。這裏也未著力去描繪這些“水波”,猶如家財億萬的巨富,對價值連城的珍寶也只是不十分在意的一提,無心著意炫耀,顯得更雍容、大度。

词的下片以“百载文枢江左”一句作转折,把地理的描述、辉煌的校前史的回顾打住,转而写建校以来的峥嵘岁月。“百载”是缩略词,可指目前的建校百年,即便一百多年、二百年也可略称“百载”,例如“二万五千里长征”可略为“万里长征”。“百载”相对于六朝以来的漫长历史而言是很短暂的。但毕竟百年前才有了这所现代意义的大学。这一句也是对百年校史的集中概括。“文枢江左”四字高度凝炼地说出其在中国教育界的地位。“文枢”,文化枢纽,文化中枢。三江师范学堂以来的百余年,使该校成了南方的文化中心之一。“江左”,即江东。古人叙地理以东为左,以西为右,故称江东为江左。万里**一直由西向东流淌,但到了安徽芜湖以后转向东北再偏北方向流过,所以**流经南京附近时,几乎作南北流淌,江的两岸不是一边是北、一边是南,而是一边是东、一边是西。人们站在**大桥上这种感受特别明显。历史上称东吴为“江东”,其疆域大致相当于今江浙皖赣四省。“文枢江左” 一句自负而有分寸,实际上中央大学时期我校远不止是“江左文枢”,而是“天下文枢”(古人称“天下”实仅指中国)。

“文樞江左”一句較爲典雅含蓄,相比較下一句“東南輩出英豪”則較爲直白。詩詞寫作、文章寫作均應有變化。古人說:“文如看山不喜平”,含蓄是優點,若句句含蓄則顯得晦澀艱深。“東南”二字有二義性,本可指我國的東南一帶,明清以來,東南一帶是天下人才之淵薮。清朝近三百年間,江蘇出的狀元就占全國的近一半。然而“東南”二字現出在東南大學校歌中,它就更多指這所大學。百年以來,東南大學和全國少數幾所名牌大學一樣,湧現過一大批能改寫中國曆史的大人物。這裏既有大科學家、文學家、藝術家、軍事家,也有大政治家。還有更多名聲雖不顯赫、卻也成就卓著的人物。故雲:“東南輩出英豪。”

“海涵地負展宏韬”一句是下片的過渡,從昨天、今天過渡到寫明天,寫未來,同時此句又揭示了東大作爲名牌大學的辦學理念與辦學思想。“海涵地負”,謂大地負載萬物,海洋容納百川,形容包羅萬象,含蘊豐富,也比喻人的學問博大精深。用在這裏,它應具有以下內涵:一是名校的胸襟與器識:從領導到教師,應當有一種雍容闊大的氣度,能吸納各種各樣的人才;二是作爲一所研究性、開放性、綜合性的大學,要給各學科以寬松的生存發展空間,多學科的相互共存與融合,才能造就一個可以造就文化大師、科學大師的人文環境和科學環境;三是作爲辦學思想,東南大學應當容許各種辦學風格、各種學術流派的平等競爭,要能兼容並包;四是作爲一所名牌大學,它是知識和學術的海洋,應當有一批博大精深、能在自己某一學術領域內領國際、國內風騷數年、數十年、乃至數百年的大師級的專家,他們今天爲東大的輝煌辛苦耕耘、鞠躬盡瘁,也爲東大日後的持續發展和創建世界高水平大學奠定基礎。

“展宏韬”意为施展宏图大略。“韬”出于《孙子兵法》,有龙韬、虎韬、豹韬等六韬,此处 “宏韬”指学校的远景规划、宏大的发展计划。用一“展”字,有发挥、实践之意。这里没有半点犹疑和彷徨。有上述“海涵地负”的帅才、将才、人才,实现“宏韬”则毋庸置疑。

词的结尾二句既是对东大未来的展望,也是全校师生奋斗的长远目标。面对日益激烈的国际、国内的竞争,科学、经济、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对未来的高等教育尤其是象东大这样的名牌大学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日新臻化境”,才能适应形势的变化,“日新”语本《易经q系辞上》:“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孔颖达疏:“其德日日增新。”在信息时代的今天,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社会也瞬息万变,人们的思想观念也须日日更新。道德的升华、技术的进步、观念的更新,均须达到一个全新的境界。“化境”原出《庄子》的“物化”思想,即庖丁解牛的以“无厚”入“有间” 的思想。所谓“无厚”者,“金之至精,炼之至熟,刃之至神,而厚之至变,至化者也。”后引申为诗之“化境”,是指诗人举重若轻,不见笔墨痕迹的深厚功力,创作出思想与艺术高度统一的、浑然一体的艺术境界。“化境”是诗歌作品所达到的最高美学境界。进一步引申,“化境”是艺术造诣达到精妙的境界,可与造化媲美。一个人,一个学校达此“仙境”,其精神、科技、文化均臻于最高的境界。“四海领风骚”也就势所必然。

“四海”一語出自《書經》:“文命敷于四海。”古時認爲中國四面皆海,中國爲海內,外國是海外,四海即指海內外,也即天下。毛主席也曾雲:馬列主義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其中“四海”亦指世界。“風騷”本指《詩經》之《國風》和《離騷》,古代讀書人認爲“風”“騷”是文學的極至。“領風騷”指居世界學界的前列,也即該校要成爲世界高水平大學的婉轉說法。清人趙翼《論詩絕句》曾雲:“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校領導已制定出五十年的遠期發展目標,要把東大在21世紀中葉建成世界高水平大學,我們對此將抱定必勝的信念。

作者:王步高教授(東南大學人文學院)


東南大學各曆史時期的校歌